热血小说 > 热血小说 > 诗晴前传 > 诗晴前传(204-206)
    诗晴前传204章宗伟一边用语言羞辱着我,一边用大龟头向我的阴道深处插入。我感到一根坚硬的肉棒顶开我的阴道口,划过我紧滑而褶皱的阴道屄腔,向我的下体深处不断延伸。

    我感到空虚瘙痒的阴道,一点点的被充实填满,当宗伟的大龟头顶到我最里面的子宫口花心儿时,我感到插入了我的内心深处,令我的身心无比的满足。我舒服的大声呻吟着,淫水也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

    宗伟开始一边揉捏玩弄我弹手的大乳房,捻动我挺立的小奶头,一边用大鸡巴抽插肏干我饥渴的阴道屄穴,龟头反复锤击我敏感的花心。他的下体一下下撞击着我的阴唇阴蒂、整个阴部,发出响亮的“啪啪”之声。

    我的奶头是打开我身体兴奋之门的钥匙,阴蒂和G点是令我舒服高潮喷水的阀门,而子宫口花心,就是让我身心完全沦陷、迷失与臣服的阀门。

    我不受控制的大声淫浪的叫床,也配合着他,阴道一下一下用力夹着他粗长的阴茎。我的身体很快就攀上了快乐的顶峰,高潮的快感像过电一样,以我的阴部为中心,迅速蔓延到全身每一个细胞。我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伴随着一阵快乐的眩晕,全身痉挛,阴道收缩夹紧,高潮喷水。

    宗伟又把我的双腿上压,让我的小嘴和阴部离得很近,然后,拔出他那根满是淫水的肉棒,直接插入了我张开的嘴唇之中,抽插肏干我的嘴穴,粗长的肉棒龟头,无情的钻入我的嗓子,深喉我的口腔食道。

    接着,宗伟的大鸡巴开始轮流抽插我的阴道和嘴穴,每次都尽根而入,我的花心和喉咙,交替的承受着撞击与抽插。我身体马上又兴奋起来,含糊不清的淫叫着。

    后来,宗伟起身,说:“摆成狗爬式,自己扒开骚屄,我要用你最喜欢的淫荡姿势肏你。”于是,我就跪着撅起屁股来,上身下伏,双乳低垂,脸部几乎贴在床上,屁股向后高高翘起。我把双手放在两瓣屁股后面,扒开了自己的小阴唇,暴露出阴道口嫩肉,张开淫水泛滥的屄穴肉洞,等待着他大鸡巴的插入。

    宗伟“啪”的一声打了一下我的翘臀,紧接着,随着我的一声淫叫,我自己主动扒开小穴,被他的大鸡巴一下贯穿,龟头用力的顶到我的宫颈深处。

    宗伟一边拍打我的大屁股,一边开始从后面用力的抽插肏干我。他说:“小骚屄,让你勾引别的男人,总想被肏,你是不是就喜欢被大鸡巴肏?我要肏烂你,肏死你这个荡妇贱货……”

    在床上被征服与羞辱的快感,让我身心无比兴奋,我大声的浪叫着:“……啊啊啊……是,我是荡妇,我是骚货……我喜欢被你肏,肏我吧,肏烂我吧……啊啊啊……你的大鸡巴肏的我太好舒服,……啊啊啊……用力,不要停……啊啊啊……太深了……屄心要被你肏坏了,啊啊……肏我,肏我的小骚屄,肏死我吧……啊啊啊……好舒服啊……不行了,我又要来了,……啊啊啊……舒服,啊啊啊,噢噢噢……”

    我高潮的淫水,喷了宗伟一身,他也兴奋异常,一只手使劲揉捏拉扯我的大奶子和乳头,一只手抓着我的长发向后拉,我的头部也跟着扬起,我就双手支在床上,曲线优美的背部,平直的挺起着。

    他的大鸡巴快速用力的顶肏几下之后,猛地拔出大肉棒,站在了床上。

    我马上配合的起身,跪在他的胯下,抬起脸,张开小嘴。宗伟握着自己的大鸡巴,鸡巴头对准我的口穴,撸动几下之后,随着一声低吼,一股股乳白粘稠的精液,从他的龟头尿眼儿中喷出,射入我张开的口腔之中,直到最后一滴射完。

    宗伟说:“吞下去,让我的精液留在你的肚子了,着可是最后的机会了,满足我这个要求吧。”我含着精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吐了出去,宗伟说:“唉,你最终还是不肯给我吞一次精。”

    我想了想,于是,在我用口舌清理他的大鸡巴时,他的尿眼儿上还沾着一些精液,我舔入口中,一咬牙,吞咽了下去。

    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好像有点咸酸,还有点腥骚,很难吃。

    我说:“这回行了吧。”,宗伟说:“吃这么一点点怎么能算,一会我再射精时,你完全吞下去,怎么样?”,我摇摇头说:“不要,太难吃了,刚才吃这么一点儿,我都感觉有点恶心。”

    宗伟说:“好吧,不勉强你了。看来这个待遇要留给别的男人了。”我俩在床上搂着休息了不一会儿,宗伟就又来了性欲,他说:“刚才为了射你嘴里,就没肏你菊花,现在可不能放过你了。”于是,我还是先给宗伟跪舔吹箫一会儿,这次,他先自己扶着大肉棒,用力敲打着我的嘴唇、脸蛋、眼睛。然后抱着我的头,像抽插阴道一样深喉肏干我的嘴穴。

    宗伟又一次让我跪着撅起来,他舔了一会儿我的阴部和屁眼儿,大鸡巴就从后面插入,轮流抽插我的阴道和肛门,我的阴道和菊花同时感到舒服的快感。最后,在我的一声声淫叫中,他把精液射入了我的屁眼儿直肠深处。

    后来宗伟说:“正好跳蛋你没拿走,现在我和跳蛋一起肏你吧。”,我说:“刚做完两次,你不累呀。”

    他笑着说:“你忘了我的实力了,再说了,这次就是累也得尽兴,以后想这样累,怕是你都不给我这样的机会了吧。”于是,宗伟找出跳蛋,可打开开关后却不动,我心想可能是时间长不用了,没有电了,就换上了新电池,还是没反应,检查了好一会,我俩才确定,跳蛋真的是彻底坏了。

    我心里挺难受的,我不禁想,难道宗伟给我买的这个跳蛋,经过了和我身体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有了灵气,得知了我和宗伟分手,它也开始伤心的不工作了,选择了自杀。

    宗伟说:“我再给你买一个跳蛋吧。”,我说:“不用了,以后我可能也不会再用跳蛋了。”我临走时,要拿走跳蛋扔掉,宗伟却拿过去说:“别扔,留给我吧。”,我说:“都坏了,还有什么用?”,他说:“我要留个纪念,这上面有你身体的味道,看到它,就像是你在我身边一样。”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忍不住眼睛湿润了。

    诗晴前传205章过了两天,宗伟打电话说,他租的房子退了,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搬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禁有一些失落。

    接着,我和张宏宇的婚事有条不紊的准备着,看他兴奋忙碌的样子,我也配合着和他一起准备了一些。和宏宇照婚纱照时,我想起来以前和宗伟差一点就照了,这又引起了我的一阵伤感之情。

    宏宇也看出来我的一些情绪变化,但什么也没说,只是尽量的说一些笑话逗我开心。

    期间再没有宗伟的消息,伴随着我和宏宇结婚日期的渐渐临近,我已经预感到,李宗伟很可能要永远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了。

    可没想到,就在我结婚的前两天,12月24日,宗伟突然来电话,他说:“我今天回来了,知道你马上要结婚了,我想和你见最后一面。”

    我说:“还是别见了。”宗伟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公历的生日正是平安夜,也就是今天,这还是以前你告诉我的,你就最后再陪我过一次生日吧。”,我当然记得,但我还是说:“不了,我后天就结婚了,再说了,你不是每年都过农历生日吗?”

    宗伟说:“为了能见你,今年我要变一下,而且以后我每年都要过阳历生日。”,我还是没有同意。他又说:“我其实还有一个事想告诉你,关于你妹妹的事。”

    我说:“什么事?重要吗?我现在挺忙的,你就在电话里说吧。小楠还在卫校上学,没放假呢。”

    他说:“我感觉挺重要的,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我们见个面,慢慢聊吧。”

    我想了想,既然和我妹妹有关,又说比较重要,我就答应了。

    见面后,宗伟说:“这件事其实不应该和你说,但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但你得答应我,千万别和你妹妹说。”,我答应后,他才详细的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宗伟准备搬家,离开这个城市的前一天,妹妹林思楠请假过去见了他。

    思楠问宗伟:“你和我姐真的一点挽回余地都没有了吗?”,宗伟苦笑着说:“你说呢,她都快结婚了。放心,我绝对不会纠缠她,但我也没死心,我要默默的等着她,看看能不能有奇迹发生。”

    思楠问:“你们还会见面吗?还会在一起吗?”

    宗伟说:“我当然想了,可你姐不同意呀。她说人都要往前看,她还劝我找个新的女友,把她忘了。我为了让你姐安心,也答应了。可我现在痛不欲生,哪里有那种心情。”

    思楠说:“有个办法可以试试呀,听说要想快点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就是快点再谈一次恋爱,。”宗伟叹了口气,说:“再也找不到和你姐的那种感觉了。好了,你回学校去吧,我也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思楠问:“一定要离开这里吗?去哪里?”

    宗伟说:“是的。先回一趟老家,以后可能还会去更远的地方。”

    思楠说:“如果我希望你留下来呢?”宗伟长叹一声,说:“留下来又有什么用,这个城市留下了我和你姐太多的痕迹,现在看到就会有一种窒息般的压抑难受,我也怕控制不住去找她,影响她的生活。你姐说不想见我,是因为不想影响我再找别人,其实我更怕打扰她。”

    思楠问:“还会回来吗?”

    宗伟说:“不知道,但回来可能也不会见你姐,你姐不让我再找她。”

    思楠说:“如果是我想见你呢?”宗伟说:“你有什么事,我会尽力帮忙,但恐怕以后离得远,很多事我也爱莫能助了。”

    思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说:“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像那次我在学校被劫那样保护我,永远保护我。我还想让你像帮我姐那样帮我,像对我姐那样对我。以前有我姐在,我不能说这些,现在你们彻底分手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也不希望你现在这样痛苦。我一定能像我姐那样对你好,甚至更好,我……我喜欢你……”思楠越说脸越红,越说声音越小。

    宗伟打断她说:“千万别,你这么说,我连你也不会见了,你还小,好好学习吧。”

    思楠哭着说:“宗伟哥是讨厌我吗,不喜欢我吗?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我姐了?”,宗伟忙说:“妹妹别哭,你听我说,我也很喜欢你,但不是那种喜欢,是像亲妹妹一样的喜欢。”,思楠说:“你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儿,那等我长大一些呢,你愿意等我吗?。”

    宗伟说:“千万别这么想,你没恋爱过,很多感情你还不懂,但哥哥是过来人,我比你大了二十来岁,没有你姐,我都快可以当你叔叔了,我如果真的那样做了,你现在可能感觉我挺好,但等你成熟了一些,一定会后悔的。我知道你和我说这些需要很大的勇气,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我这样拒绝你确实太残忍,哥哥对不起你,但哥哥不能骗你,更不忍心害你。”

    思楠坚定的说:“我年龄是不大,但也知道什么是爱情,我早就想好了,以后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后悔。”

    宗伟说:“别傻了妹妹,还有一些更主要的原因不知道你想没想过,假设我和你真的好了,先不说你妈一定会激烈反对,就是面对你姐时,关系也会非常尴尬,你姐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刺激,无论我们怎么解释,她都有可能认为我们是在故意背叛她、故意伤害她,这种心结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打开。我死都不会那样对你姐的,你姐对你那么好,我相信你也不忍心让她面对这种痛心的结果吧?”

    这下思楠无语了,默默的流着泪,然后离去了。

    听完宗伟的讲述,我很震惊,也很欣慰。震惊的是,我以前虽然也感觉到思楠对宗伟可能有一些好感,但没想到这种爱恋之情竟然这么深。欣慰的是,宗伟能够真正为了我和妹妹着想,理智的拒绝了她,妹妹也能因为我,最后放弃了这种想法,把那份感情深埋在了心底。

    所以说,我感觉这些年没有白白照顾妹妹,宗伟给我留下的好印象也是自始至终的。

    我就对宗伟说:“谢谢你能那样做。”,他抓着我的手,动情的说:“应该的,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伤害你。今天我过生日,我特意回来找你,能见到你我真的非常高兴,你就到我住的宾馆陪陪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我沉默着,没同意也没拒绝,心里很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诗晴前传206章宗伟让我去宾馆陪他过生日,我沉默的低着头,没同意也没拒绝,宗伟就拉着我往前走,我犹犹豫豫的跟着他去了。

    到了宾馆,宗伟就抱住我亲吻,他脱我衣服时,我下意识的抵抗了一下,拉着衣襟说:“我们不应该这样了,我后天就结婚了。”,宗伟也没勉强我,停止了对我的动作,说:“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其实咱俩才算是老夫老妻。你还没结婚,也不算对不起你未婚夫。”

    我说:“我倒不是感觉对不起张宏宇,而是感觉我自己心理上有点过不去。”,宗伟说:“你这叫心理洁癖,做人太较真儿多累呀,快乐能有一天,就抓住一天吧,谁知道明天会怎样,错过了可能就再也没有了。唉,真怀念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呀,可惜再也没有了。”

    宗伟说的让我觉得挺感伤的,心情很复杂。他又笑着说:“来都来了,就放开些,这就当是你结婚前的最后一次疯狂吧。你不想马上做,那就先陪我一起洗个澡吧,咱俩很久没一起洗澡了。”

    我一想也对,就跟着宗伟来到了浴室。他很快就脱的只剩了内裤,他裆部支起鼓鼓的一大团。他的大肉棒像是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每次都能深深的吸引着我的视线。我的眼睛开始发光,痴痴的盯着看。

    宗伟见我站着没动,就过来给我脱衣服。这次他没着急,而是慢条斯理的解开我的一个个纽扣,耐心的脱掉我的一件件衣服。

    宗伟看到我的内裤时,说:“我从来没看过你穿这种蕾丝的内裤,还是白色的,显得很纯洁的样子,是你未婚夫给你买的吗?是要新婚之夜穿的吗?”,我害羞的说:“是准备结婚要穿的,是我自己选的。”

    他似乎更兴奋了,笑着说:“我先睹为快了,还要对你先用为快。”当我一丝不挂时,宗伟没有马上爱抚我的身体,而是和我保持一段距离,绕着我的身体慢慢的走了一圈,像是欣赏艺术品一样仔细端详我的裸体。

    我害羞的说:“都看过无数遍了,怎么还像第一次那样看我。”,宗伟笑着说:“你白皙如玉的诱人肉体,前凸后翘的优美身材,看多少遍都看不够,万一以后见不到你了,这最后一次我一定得好好看看,我要把你身体的样子永远印在我的脑海了。”说着,宗伟抱着我的头部,如雨点般亲吻着我的额头、脸蛋、耳垂、脖颈,他的唾液打湿了我的整个脸庞,他又把嘴唇长时间停留在我的一双眼睛上,轻轻的亲吻、舔吸。

    后来,宗伟用一只手捏着我的下巴,向上抬起我的脸,他吻向我的嘴唇,舌头深入我的口腔中搅动,我也配合的使我俩的舌头缠绕在一起,长时间激烈的舌吻,如胶似漆的品味这对方的津液,彼此释放着思念的情愫与性欲的渴望。

    宗伟又用一双大手抚摸我的腰背和翘臀,揉捏我两个坚挺饱满的大奶子,并且捏住我小奶头儿,捻动玩弄着。

    我敏感而毫无抵抗力的乳头受到刺激,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面部潮红,呼吸急促,乳房胀大,乳头挺立,阴部潮湿,此时我已经完全抛开了杂念,全身燥热瘙痒,只想尽情满足性欲的饥渴。

    宗伟捧起我的大奶子,用嘴含住我挺立的小乳头,又吸、又舔、又咬。然后,他的一只手伸到我的下体,揉摸着我的整个阴部,我迅速的淫水泛滥。

    我俩拥抱着一起走到浴室的淋浴喷头下。宗伟脱下内裤,他下体粗长坚硬的大肉棒早已勃起,高耸上翘。

    我情不自禁的握住宗伟的大肉棒爱抚着,心中充满渴望。他笑着说:“馋我的大鸡巴了吧?”,我害羞的说:“是。”,他笑着说:“我的大鸡巴也馋你的小嘴儿了,赶快跪下吃吧。”,我说:“你不是想和我一起洗澡吗,都已经在浴室了,还是先洗澡吧,不差这一会儿。”

    于是,宗伟打开喷头,温暖的水就淋湿了我俩的全身。过了一会儿,他关上喷头,开始用沐浴露涂抹我的身体,同时,他也摸遍了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连耳蜗与屁眼儿都没放过。有了沐浴露的润滑,他的手在我身体上滑动爱抚的时候,觉得格外的柔和舒服。

    我说也要帮他涂抹沐浴露,他笑着说:“好呀,但我不想让你用手帮我涂。”,我不解的问:“那怎么涂?”,他笑着说:“你现在身体上全是沐浴露,就用你的身体帮我涂呀。”

    我一下子明白了,于是我搂着宗伟的脖子,用沾满沐浴露的身体贴着他的身体,开始扭动滑蹭。蹭完他的前身,又从他的身后抱着他,滑蹭着他的后背、屁股和大腿。

    宗伟呻吟着说:“啊,真舒服,特别是你的两颗大奶子,在我的身上滑来滑去,感觉太美妙了,以前怎么没想起来过这种享受。”这种有了沐浴露润滑的紧贴身体摩擦,让我也感到非常舒服与兴奋,这和平时的拥抱抚摸,感觉完全不同。

    特别是我握着他的大肉棒来回撸动的时候,大鸡巴在我手心儿里滑滑的快速穿插,这种感觉太神奇了。

    宗伟说:“受不了了,我要戴着沐浴露肏你,这么滑直接抽插一定更舒服。”,我还算清醒,还没被性欲冲昏头脑,忙说:“不行,不卫生,沐浴露弄到阴道里可能会感染的。”。

    宗伟说:“哦,我还真没想到那些,那就算了。不过肛交应该没事吧。”,说着,他在一个手指上又涂抹了一些沐浴露,然后放在我的肛门口,向里一插,那根手指就非常顺利的滑入了我的屁眼儿里,开始抽插抠挖。

    我“啊”的一声,然后说:“我提醒你,肛交可以,可肛交后,我可不给你口交了。”,宗伟笑着说:“一会儿洗干净不就行了吗。以前经常肛交,洗干净后,下次做不是照样给我口交。”,我说:“那也不行,现在不一样,间隔时间太短。”于是,他打开喷头,把我俩的身体冲洗干净。

    然后他关上淋浴,说:“现在可以给我口交了吧。”我就兴奋的跪在他脚下的浴室瓷砖上,握住我头上竖直挺立的大肉棒,把阴茎向下压低,龟头冲前。我张开小嘴,伸出舌头,贪婪的舔着他的龟头尿眼儿,然后舔遍他的整个阴茎棒深,又把他的阴茎抬起,顺着他的尿道输精管,反复的从下到上舔着。

    我又舔他的两个睾丸蛋蛋,含在嘴里舔吸。我和宗伟都兴奋不已,他自己扶着肉棒,用龟头棒身敲打我的脸部和嘴唇。我含住他的龟头,舌头绕圈舔着他龟头上敏感的一圈突起。

    我又把小嘴张开呈“O”形,迫不及待的含入他的大肉棒。我的头部主动前后运动,让他的大鸡巴在我的小嘴里抽插。我用嘴唇包住牙齿,以免牙齿刮到阴茎,让他感到不适。我紧裹肉棒,双腮凹陷,卖力的吃着他的大鸡巴。

    宗伟越来越兴奋,开始抱着我的头,来回挺动胯下的大鸡巴,像干我阴道一样,深喉抽插肏干我的嘴穴。

    宗伟把我拉起来,让我站着双手扶墙,屁股向后掘起,“扑哧”一声,他的大鸡巴插入我淫水横流的阴道,棒身快速滑过我褶皱紧滑的阴道璧,龟头深深顶到我的子宫口花心,我空虚瘙痒的屄腔宫颈,一下子感到无比的充实满足。

    宗伟快速用力的抽插肏干我,他一只手揉捏玩弄我的大奶子,一只手按揉我非常敏感的阴蒂,我兴奋的大声浪叫。

    这时,宗伟又打开了淋浴喷头,伴随着宗伟大鸡巴的抽插肏干,一股股温暖的水流,流淌冲刷着我和宗伟性器官的结合处,这让我格外刺激。

    宗伟肏干我越来越激烈,发出“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他并且说:“小骚屄,小荡妇,我要肏死你,肏别人的新娘子,我的前女友,真舒服。你是不是很淫荡,就要当新娘子了,还被前男友肏.骚屄里夹着我的精液和你老公入洞房,是不是很刺激?”

    我听得也很兴奋,忘乎所以的大声浪叫着说:“……啊啊啊……是,我淫荡,我是荡妇,……啊啊啊,舒服……啊啊啊……你肏的我太舒服了,……啊啊啊……肏我,肏死我吧……啊啊啊……射我,射我屄里,今天我是安全期,……啊啊啊……我要夹着你的精液和他入洞房,太刺激了……啊啊啊……受不了了,肏我,肏死别人的新娘子,射我,射死别人的新娘子吧……啊啊啊,噢噢噢,不行了……”在我不知羞耻的淫叫中,很快就高潮喷水。

    宗伟也大力快速冲刺几下后,大龟头死死顶住我的宫颈花心,把大量精液射在我阴道最深处。我屄心深处感觉暖暖的,无比舒服,大脑里一阵眩晕空白,如在云端,不知身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