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小说 > 热血小说 > 极品家丁之反绿帽 > 极品家丁之反绿帽(11-12)
    第十一、十二章……林三诡计百出“逼退”了仙子姐姐,但自己的屁股也受了大罪。

    只得待在房中,受萧大小姐和她丫鬟的照顾。不过也十分滋润。

    大小姐的身子早已经被他摸了个遍,算是他又多了一个女人啦。

    他三哥就是那么拉风,当家丁的,都可以摸大小姐了,那滑腻柔软的奶子,紧致的大腿,滑腻柔软的香舌,都被他尝了个遍。

    不过都是很“低级”的,摸啊,吻的,他林三跟萧大小姐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这点程度,哪能满足他三哥啊,最少也得像欺负巧巧一般啊,起码得“睡过”

    啊。

    但时日不巧,因为大相国的赏花会即将开始,大小姐也忙的够呛。

    他也没有机会拉着大小姐的小手,耳鬓厮磨,把她弄上床。只得另找机会啦。

    ……京城中香火最盛的莫过于天下闻名的相国寺了,殿宇瑰丽宏大,有“金碧辉煌、云霞失容”之誉。

    寺内高僧讲经、名僧云集,同时万姓交易,商业、娱乐都极为兴盛,文人墨客往来不绝,有诗唱云:“大相国寺天下雄,天梯缥缈凌虚空。三干歌吹***上,五百缨缦烟云中。”

    相国寺被誉为大华第一寺,自然名不虚传。

    今年的正月来的晚,眼下已到末梢,春风渐暖,杨柳已开始吐新芽,正是万物复苏的大好时节。一年一度的赏花会,便要在相国寺中举行,每年这个时候,蛰伏了一冬的才子小姐们便纷纷出动,借赏花之名,前来赏人。

    这初春的第一盛会,也得了个有趣的名字,叫做赏春会。

    “赏春会?好名字啊!”林三哥折过路边一枝新开的杨梅,笑着向小丫絮环儿递去。这赏春会的来历林晚荣可不知道,只是听了环儿的讲解,在山下遥望相国寺前,却见游人如织,侍女如画,这赏春二字,果然名不虚传。

    “谢三哥!”环儿娇羞一笑,正要接过那柳枝,却见林晚荣嘻嘻一笑,将柳条上唯一一抹嫩芽摘下,调笑道:“不过,小环儿,你的春天还未到来哦,可别先忙着叫春哦。”

    他口舌花花,只要是女子,都免不了被他逗得俏颜发红。

    “三哥,你讨厌死了。”环儿娇嗔道:“大小姐嘱咐你要早些到寺里,你却这般偷懒,这赏花会要是耽误了正事,大小姐可饶不了你。”

    “耽误不了。”林晚荣笑着指着前方道:“你看,那不是宋嫂他们么?”

    环儿往前一瞅,只见宋嫂带着店里的伙计,每人手中撂着一打纸片,正在往来往的小姐手里塞去。附近早已驻足了不少的夫人小姐,边观看着手中的纸片,边纷纷议论。

    “三哥,他们手里拿的什么?”环儿好奇道。

    “这个啊,叫做传单,是一种促销方式,凡是领到传单的小姐和夫人,都可以到相国寺前萧家的临时店铺里,免费试用香水。”林晚荣笑道。这种后世极为老套的促销手段,在这个时代可是大不简单。那香水之名,大多数人都未听过,又见如此新颖的促销手段,众人便都兴起了一试之心,一时萧家临时搭起的大棚之前,被挤得水泄不通。

    “环儿,这不是叫做赏花会么,花呢,花在哪里啊?”林晚荣奇怪的往两边打量着,却只见人影,未见花容。

    环儿咯咯娇笑道:“相国寺,赏花会,这花当然是在寺里了。三哥,这赏花会可热闹的很,待会儿你进去看了就知道了——”

    “闪开,闪开——”几声大喝打断了环儿的介绍。

    山下缓缓行来一队威武精壮兵丁,手持着兵戈,目光凌厉,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密集的人群,护卫着数顶敞篷的软轿,疾驰而来。

    几顶软轿前后而行,相距不过数丈,林晚荣眼光一扫,望见那中间两顶软轿,顿时脸色大变。

    此行中的前三顶轿子甚为惹眼,林晚荣目光歹毒,一眼便看见了第二顶软轿上端坐的女子。

    这女子红唇雪肤,身形婀娜,眼神四处飘荡,顾盼间美目生辉,似是娇羞含情,却又说不出的火辣大胆,娇媚无比。

    她四周望了一眼,脸上升起一片柔美的笑容,妩媚之极。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安姐姐。

    几日不见,安姐姐似乎变了样子,秀发高挽,间插了一支金灿灿的龙凤金钗,耳边缀着两颗碧绿的镶金玛瑙,丰胸肥乳,**隆臀,身影绰绰,风韵十足,让人看了目眩神迷。

    她后面的一顶软轿上,却是坐着的一个“熟人”,是个年轻男子,风流倜傥,潇洒不凡,正面对人群微微含笑,那模样林晚荣也不陌生,正是在金陵数次相斗的诚王世子赵康宁。

    有这赵康宁在,那最前一顶轿子上坐着的,不就是他老爹诚王爷了?

    林晚荣急忙抬眼扫去,只见一个国字脸庞、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轿上,锦衣黄袍,气势非凡,不用说,这定然就是那有着贤王之称的诚王爷了。

    这诚王爷果然不愧为天之骄子、国之贵胄,身形魁梧,眼神凌厉,虽是唇边带笑,顾盼处却无人敢与他对视,威严十足。

    ,这狐狸精总算出现了。林晚荣心里先是一阵惊喜,旋即又有些迷惑起来。

    安碧如要借着诚王爷之手对付她师姐。这一点是早就知道地。

    只是自从白莲教被灭掉之后,她已失去了立身之所,想要再助诚王爷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何况,一旦失去了势力,她和诚王就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了,对他再无影响力。闹不好还会受制于人。林晚荣与安碧如相处了有段时间,知道安姐姐是绝不肯吃亏的人,她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提起诚王爷,前几天更是要求自己去对付她师姐,怎么才几日不见,她就又和诚王搞到一起去了?莫非他们本来就是老相好?

    他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只是望着安碧如妩媚的笑颜,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站在人群中只得跟环儿聊天,驱散心中的那抹“阴霾”

    ……林三因为安姐姐的缘故,当然只是一部分,还有就是他生于现代社会,对于这个时代,还是没有彻底融入。

    面对强势的诚王,丝毫不怂。直接顶牛。

    他林三还能怕了他诚王?老婆是公主,左有徐渭护驾,右边还有灵隐寺碰到的老头潜伏。

    跟诚王的梁子可谓是摆到了明面上。

    不过他“气运”罩顶,有各种“贵人”相助。

    当然了。这贵人当中有男有女虽然女的更多一点他还大大的装了一波B,在大小姐和徐芷晴面前展露他三哥无比的才华气节手折两支桃花轻轻挥舞,踏步而去,高声唱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直接闹得不欢而散。

    这嚣张的态度,让贵为王爷的诚王都有些受不了。

    毕竟他都能做出“礼贤下士”的表面功夫。你心照不宣的寒暄拒绝不行么?

    这林三还这么嚣张的在众人面前打脸。太不会做人了吧。

    气的让城府颇深的诚王都想用暗地的手段除掉他了。

    不过宁王还是冷静下来,心里暗暗摇了摇头,太孩子气了,或许有奇谋,但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对林三的重视却是放了下去,他认为不足为患。

    徐老头,李泰他们,乃至于他们后面的那位,才是他的真正大敌。

    ……相国寺后花园的一处硕大庭院,被披甲的王府士兵围成固若金汤。

    他们的主子,诚王和世子正和那火辣娇媚的安教主“商议”事情。

    除了皇上亲临,谁也不能进入。

    皇上自然不会来这里。所以说,里面发生的“伤风败俗”的事情,必定不会为外人得知。

    庭院有一处四角方亭,亭尖深沉的枣红,亭柱古老的墨绿色,而当中的石桌、石椅均是灰白,配合上不远处的绿树掩映,蜂歌蝶舞,就如世外桃源一般。

    只是这大好的美景,威严庄重的相国寺,却是被亭中的两男一女所“亵渎”。

    一个浑身赤裸的丰满女子,整被两男“夹住”,一前一后用力操干。

    女子的衣衫凌乱的在地上,而紫色的亵衣和白色的亵裤被人随意扔在石桌上。

    亭中的女子呜咽娇喘声连绵不绝。

    “唔唔……滋滋”的声音从女子娇艳的红唇发出,只是檀口却被一个满是黑色毛发的阳根堵住。

    女子修长的玉臂扶在螓首前抽插的黄袍男子的腰侧,男子的锦衣黄袍已经大大敞开,露出胸膛,连粗壮的大腿都暴露在空气当中。

    所幸的是,阳物没有“暴露”出来,只能看见胯下的黑毛。

    毕竟此时正被美人儿整根含住嘛。

    此男子自然是尊贵威严的诚王啦,另外两人不必多说,一个是诚王世子赵康宁,而被两男一起操干的女子。

    若是不看面貌的话,凭着她巨大饱满的正如同秋千一般晃荡不停的雪乳,林三在此的话,一定能认出来,自然是那个火辣的安碧茹安姐姐啦。

    林三的“推测”极为准确,安碧茹一个“弱女子”,为了战胜她师姐。

    只有借“势”了,而诚王府,作为她的最大后台诚王自然是她的“主子”啦。

    身为侍女,服侍主子,自然天经地义。顺便给少主子服侍一下,也水到渠成嘛…安碧茹早已经被诚王父子操干成胯下的母狗了。

    诚王贵为王爷,调教手段自不必多说,那是祖上留下来的“手艺”。

    他除了正室外,妾室的那些富家小姐,巴结的小官送来的貌美女儿,都是他胯下的母狗。

    毕竟他每日跟人勾心斗角,极费心力,也需要“减压”手段嘛。

    在那王府内院,小妾们基本上穿着薄薄的一层纱衣,或者浑身赤裸伺奉于他。

    或在他吃饭的时候,桌下跪伏着一个妙龄女子,细细吞吐他的阳物,而长长的餐桌上躺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身上摆满了精美的佳肴。

    一旁还有浑身赤裸的爱妾用嘴喂食。

    富贵淫靡,寻常官宦想都想象不到。毕竟眼界有限嘛。

    林三若是知道他眼中的迷人的安姐姐,早已经被两个男人玩了无数次。

    吞精喝尿,舔肛,扮作母狗,通通尝试了多次,就连那几洞齐开都已经熟练了,不知道还会不会看不起诚王父子呢?

    诚王皱着眉头,大嘴微张,两手扶住身前胯下的螓首秀发,柔顺异常。

    但最让他舒服的始终是安碧茹的小嘴,经过调教后,太会吸了,舌头之灵巧,技艺之高超,就算比他的小妾都超出不止一筹。

    他的肉棒狠狠的正在那滑腻温热的香舌上面,因为剧烈的摩擦,无数细小的白沫已经泌在胯下红艳的嘴唇边。

    每次用力向前一冲,整根肉棒紧根没入。

    胯下的安碧茹都是琼鼻闷哼一声,湿热的气息打在他裸露的小腹处。两只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扶着他的腰侧,用力抓着。

    诚王却是没有丝毫留恋安碧茹嘴里的温暖,只是把她的檀口当中寻常的小穴,快进快出借着不就前的“火气”,抽插着安教主的嘴巴。

    安碧茹星眸迷离,舌头被一根坚硬如铁的棍子不断磨蹭,脸上还不断被浓密的阴毛盖住,有时甚至会插进她的鼻孔里,分外瘙痒。

    她已经习惯了被诚王这样玩弄,细嫩的喉管被深深插入,她皱着黛眉,雪腮深陷,舌头紧紧的缠绕在那抽插的棒身上,好让王爷插的更加舒服。

    但她赤足跨立的修长的美腿却不断的颤动着,足跟高高的抬起,脚掌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不断细小的挪移,自然是因为还有一人正在她后面用力挺身操干啦。

    赵康宁双手扶着安碧茹的雪臀,两腿跨立,肉棒在哪湿润紧致的蜜穴用力的抽插,配合着父王。

    每当父王用力挺身插进安碧茹的小嘴的时候,他都用力挺腰,小腹用力撞击在雪臀上,硬生生将安碧茹“推”向父王,让父王能够插的更深。

    “父王,今……日之事,”赵康宁用力的一挺腰,伴随着啪的一声撞击声,他接道:“我们该如何对付林三那小子?”

    诚王正无意识的挺身抽插,其实正想着日后的谋划,被儿子一打断,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看胯下的美人儿。

    滑腻的玉背正直直的躬着,只有螓首扬起,对准他的阳物。

    他也看不见安碧茹那妩媚的俏脸,却是用力的一挺,两只大手用力扶住那插着龙凤金钗的秀发。

    让她动弹不得。

    安碧茹杏眼泛白,“唔”的一声轻哼从嘴唇的间隙透出,俏脸一下就贴着诚王的小腹,喉咙如同被一根棍子顶住,雪腮高高的鼓起,两手扶住诚王腰间凸出的胯骨,轻轻推搡着。

    但螓首被箍住,无法动弹。

    一时连熟练的伺候诚王的香舌都停止的摆动。

    “嗯”诚王箍住安碧茹的大手纹丝不动,却是哼了一声。“本王教你的,还不用出来?”

    他冲着胯下的“母狗”说道。

    安碧茹回过神来,滑腻的香舌当即急速的磨蹭着棒身的下面,左右急速的摆动,嘴里擦擦作响。细嫩的喉管用力的耸动,她要用柔软的腔肉挤弄诚王龟头的软肉。

    至于粗大的肉棒完全没入她的檀口中,以及男人黢黑的阴毛覆面。

    对她而言已经是常态了,没有丝毫不适,紧闭着双眸,专心用着舌头服侍王爷。

    赵康宁摸着丰腴的臀瓣,看着父王脸上舒畅的表情,没有打扰父王的“雅兴”。

    也开始玩起他自己的来。

    他一手提起安碧茹的一条玉腿,手把着腿弯,让她单脚赤足站立在地上。

    让浑身赤裸的安碧茹胯部大大暴露在空气中,是修剪成倒三角的茂密的黑丛林,下面湿哒哒的。

    “唔。”安碧茹一只玉腿被把在空中,成直角。

    支撑的赤足紧紧抓地,努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但微微的凉风直接吹在她私密的跨部,让她身体发颤,停在空中的玉腿不停颤抖着。

    赵康宁用力挺身,胯部相撞,啪的一声,如碎石落地。

    “父王,还是您调教的技术高超……,我养的……小妾就没这么好用。”

    他那双晶莹如玉的手,用力的抓着安碧茹滑腻柔软的大腿软肉。一边用力抽插着说道。

    安碧茹俏脸被闷在阴毛当中,琼鼻翕张,发出短而急促的喘息,只不过得透过男人那腥臭的阴毛,嘴里还不断因为背后用力的抽插,发出“呜呜”的闷哼。

    诚王的阳根一直深深的待在美人的檀口,闻言,微微点头,“嗯。”鼻子闷哼应答。

    手紧紧压着那柔软青丝,柔顺异常。“女子不过是闲时玩物罢了,权力才是关键。”

    他教诲着自己的儿子,“我们现在还身处漩涡,不可松懈,事情一旦失败,前朝那些王族凄惨的下场,已经无数次在历史上重演了。”

    他抽出肉棒,晶莹绵密的丝线顿时抽出,连接着那红艳饱满的嘴唇和紫青的龟头。

    他把着根部,用硕大的龟头用力在胯下美人的脸上用力挤弄,将她的雪腮都戳的下陷了下去。

    男人的肉棒紧贴着绝美的俏脸,说不出的淫靡。

    “安教主,你说是不是啊?”他用龟头挤弄着柔软的香唇,笑着说道。

    安碧茹不顾脸上晶莹的淫液,迎合着笑着说道:“王爷所言极是,成王败寇。

    自古以来,败者的下场都无比凄惨。”

    说完,她香舌吐出,舌尖急速的左右跳动着诚王的龟头,星眸仰视着王爷,让王爷看见她“臣服”的姿态。

    诚王看着胯下有着利用价值的“母狗”,相比那些“玩物”小妾,有智慧心机的安碧茹更加有用。

    她的臣服自然是为了换取她想要的东西。既为了战胜她的师姐圣德仙坊的圣女宁雨昔,争一口气。

    也为了她川中的乡亲能够更加好过。

    人的目的一旦暴露给他人,就相当于被人所掌握了。

    而她,算是诚王的“情人”。诚王就算是谋逆这种惊天大事,详情都要和她考虑计划。

    作为代价,她自然是对诚王予取予求啦,就连师姐站在的皇帝一方,却也没踏入过权力核心呢。

    她安碧茹却完全可以“吹枕头风”,参与关系着王朝的大事。

    她的“付出”她认为完全是划算的。

    “是的,父王。我知道了,我不会着急的,如果登临了大宝,我便会将那林三的女人全部收入宫中,肆意玩弄。”

    安碧茹闻言,身体一颤。

    诚王见此,笑道:“安教主可与那林三渊源甚密啊?”他略一停顿,接道:“替本王清理干净,此番没有滋润你的雅兴。伺候好世子就行了。”

    安碧茹听到,忙用滑腻的香舌,舔弄着棒身,连那黑黢黢的蛋蛋,以及茂密的阴毛都不放过。

    在背后的操弄下,在玉腿的颤抖中,将诚王的棒身,蛋蛋,阴毛都舔得湿哒哒的,清理的一干二净,可见完全不是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情啦。

    待到完毕,吃力的仰头,绝伦的俏脸看着威严的王爷,问道:“王爷,可曾满意?”

    诚王却是合拢袍子,系上腰带,一边说道:“安教主的舌技,在替本王舔后面时就已经评价过了,技艺娴熟啊,本王日后,还多用得着安教主呢。”

    安碧茹手扶着石桌,一条玉腿被世子把住,红唇微吐,说道:“王爷有事尽管吩咐,小女子必然无不应予。”

    诚王哈哈一笑,负手而立,点头应道。转身立在着亭中,欣赏着亭中的美景。

    赵康宁见此,也想尽快了事,毕竟父王都没干了,他还干女人,有点不像话。

    况且女人嘛,他赵康宁身为世子,算是玩的够多了,无论是官家小姐,还是江湖侠女,还是已为人妇的美女。

    借着父王的权势,玩起来不要太轻松。

    安碧茹也不过是白莲教的高层罢了,虽然美艳风骚,有些诱人,但算起来是父王的玩物,他作为儿子,也只是在父王的“邀请”下,才一起玩呢。

    毕竟父王还是很“威严”。

    赵康宁的肉棒如同捣杵一般,急速的抽插,他年轻的腰杆能够不断的挺动,撞击在安碧茹的雪臀上,啪啪声急促的如同雨滴落地,连绵不绝。

    安碧茹红唇微张,削葱般的玉指扶在石桌上用力捉着,蜜穴被坚硬如铁的肉棒急速的摩擦,泌出晶莹的蜜汁,滴在地上。

    她玉体发热,身体本能的呼唤让她也向后挺动着雪臀,想让那根肉棒更加深入到她蜜穴的深处。她想要绝顶,享受到女子最高潮的体验。

    诚王听着急促的肉体撞击声,没有丝毫回头的想法,一心赏着这寺中的奇花异草。

    ……而此时,也在相国寺一角跟着美女赏花的林三,别提多高兴了。

    不单有大小姐作陪,还有那“俏寡妇”徐芷晴,他嘿嘿心里暗笑。

    哥的才华帅气,“寡妇”都挡不住。这充满书香气息的徐芷晴,要是在跟三哥我多“接触接触”。

    当日的“豪言”估计很快就能实现了。

    一边赏兰花,一边偷摸着大小姐柔软的小手,还口舌花花调戏着两个美女。

    顺便在打打冲上来想要“抢妞”的所谓才子的脸,别提多惬意了,在什么时候,都有机会展现他的才华。

    这不,被一个“尊贵”老者考察了一番,说出一番“惊天动地”的狗尾巴草为魁首的理论,惊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而就在他三哥沉迷在装逼打脸的快感当中的时候。

    远在金陵的他三哥的美女,也只能被别人“照料”一番,替他林三滋润他的女人啦。

    ……食为仙三楼,名为“似水流年”的包厢,里面设施雅致,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屏风上刺着大气磅礴的风景画,透过窗户,更是可以远远的赏着玄武湖畔的美景。

    平常多是众多富商洽谈生意的场所。

    只不过今日,却是只有三个年轻男女。

    一袭白衫的侯跃白将折扇放在圆桌上,拿起竹筷,尝了一口糖醋鲤鱼,入口即化,鲜美异常。

    他点点头,对身旁一袭鹅黄长裙,玲珑白皙的耳珠上吊着珍珠耳坠的女子说道:“这里的大厨还算可以,不过不及凝儿你府上的厨子啊。”

    洛凝红唇轻启,灿若晨星的美眸瞥了侯大哥一眼,手中的竹筷还放在嘴里,微微吐出,点头应道:“林大哥可不会什么厨艺。也只是找些寻常酒楼的大厨作为帮工罢了。”

    侯跃白眉毛微蹙,俯首看去,笑着说道:“贝儿你舔了如此多次,怎么还会用牙齿碰到,可疼着我了。不及你家小姐。”

    原来的他的一袭白色长袍已经被解开,胯间之物正被人埋首吞吐着。

    洛凝闻言,精致白皙的俏脸一下通红,嗔怪的看了侯大哥一眼,埋怨道:“侯大哥怎可在这餐桌之上谈论这事。还叫贝儿帮你,做那羞人之事。”

    侯跃白两手扶住胯下的螓首,把住贝儿盘起的两个发髻,抽气说道:“嘿,又无外人,巧巧姑娘有酒楼的事情要忙,竟然不能作陪你着洛大小姐。嗯……要出来了一发了。”

    他突然站起身来,剧烈的摆动起腰肢,在洛大小姐的身旁,狠狠抽插着她丫鬟贝儿的小嘴。

    贝儿跪在地板上,两手扶住候公子的大腿,嘴角滑落晶莹的唾液,嘴里硕大阳物正簌簌的急促的抽插。

    螓首还被大手把住,她的眸子逐渐泛白。舌头也不能再有意识的伺弄候公子的阳根了。

    看着侯大哥如此“蛮横”的用小腹撞击着自己丫鬟的俏脸,啪啪直响着,想到也是这么抽插自己,脸色更加红润。

    她却是说道:“巧巧要经营酒楼,哪能陪着我这个无所事事的大小姐。”

    她调笑着补充一句。“不过侯大哥,你也不希望巧巧在这里吧。”

    侯跃白微眯着眼睛,微仰着头,腰间一麻,身子直接颤栗,尿道一阵剧烈收缩。

    贝儿只感觉喉管被水箭击中,细嫩的喉管剧烈耸动,不断吞着候公子黄浊的精液。

    被硕大的肉棒狠狠插入檀口却是稍加忍耐就能坚持小会。

    侯跃白上身微微躬着,两手狠狠把住胯下螓首,哼出声颤动着:“喔……喔。

    都吞下去。”

    洛凝见着着淫靡的景象,却是镇定自若的拿着筷子,轻尝着黄焖鸡,无一丝异样。

    这是小意思啦,无论是贝儿,还是她,都能憋住一段时间,她的时间可比贝儿要长不少呢。

    侯跃白长舒一口气,慢慢抽出肉棒,带起绵密黄浊的丝线,“贝儿,麻烦你了。”他摸了摸胯下的螓首。

    贝儿闻言,也不言语,直接凑上前去,又用粉唇含住那龟头,脸颊深陷,用力吸着,粉嫩的小舌不住游走,舔弄棒身,做着“日常”的清理工作。

    吸力传到他龟头的软肉,湿热的美人檀口舒服无比,他转头对洛凝说道:“补充好体力,今日我们可得大战一番。做那白日宣淫之事啊。”

    他看着林三的“女人”,也是他侯跃白的母狗,他要今日在这食为仙,操干死着骚浪蹄子。

    让她深深的记住他侯大哥“强壮”的身体,虽然她无数次被他干的“求饶”,但他还是对此甘之如饴。

    而且在这特殊的场合,更加刺激。在他林三的酒楼,暴干林三的女人。

    如果能够把“董巧巧”也变成他侯跃白的胯下之臣就好了,两个在金陵的林三美人儿,一同伺候他侯跃白,在林三那所受的“气”,也就算圆满“复仇”啦。

    侯跃白不知的是,被他惦记的温柔贤惠的林三“娇妻”,此时正在他头上,浑身赤裸着正被她的亲弟狠狠调教着。

    她的螓首侧伏着地,眼睛被红布蒙住,如雪的皓腕被红色的丝线紧紧系住,成W型缚在背后。

    而她膝盖撑地,粉嫩圆润的翘臀高高耸起,浑圆的大腿和盈盈一握的腰身成倒V型,支在地板上,而她赤裸着晶莹的玉足,正不断的在地板上轻轻滑动。

    董青山浑身赤裸,古铜色的肌肤满是含住直往下趟,他小腿紧贴着姐姐柔嫩细腻的小腿,也跪坐在地板上,两只大手扶住姐姐浑圆的臀瓣,用力向前挺身操干着姐姐。

    硕大的肉棒下是光秃秃的囊袋,因为姐姐要频繁的舔弄,他就要姐姐帮他给刮了,顺便帮股沟的碎毛也清理了一番,毕竟那里也是姐姐舌头的“常客”嘛。

    他用手拉着姐姐耸起的臀瓣,拉向自己的小腹,配合着自己的挺身,小腹撞击在雪白的臀瓣上,“啪……啪……啪”的声音在这宽敞房间回荡不绝。

    董巧巧俏脸撑在冰凉的地板上,连两颗浑圆的酥乳也被狠狠压着,如同一个水袋,被压扁了。

    而她嫣红的蓓蕾触碰着冰凉的地板,伴随着胯间暴涨剧烈的抽插,刺激的她粉舌吐出,嘴里泌出的津液直往下趟,她脸侧的木板上水渍早已经满满一滩了。

    在这青天白日之下,甚至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董青山“老实”的脸上满是汗珠,嘴角带着淫笑,大手狠狠揉捏着姐姐圆润挺翘的臀瓣,如同捏着面团一般。

    “唔……唔,啊……”董巧巧嘴里娇哼不断。臀部被巨力揉搓,她粉嫩的舌头无意识的探出粉唇,左右摆动。

    董青山见姐姐这幅模样,早已见怪不怪了,姐夫不在的日子,姐姐都快被他给玩“坏”了。

    她的舌头经常被他干的无意识的探出樱唇,甚至抽搐不已,往下流淌着晶莹的唾液。

    有时甚至那张清秀绝伦的俏脸都会突然崩坏,弯弯的眉毛倒竖,柳月般的眼睛突然泛白,变得狭长无比,还沁出泪珠,红润的小嘴“自然而然”的卷成圆形。

    而一旦董青山用大手狠狠拍打姐姐的翘臀,她的娇躯就会颤栗不休,嘴里发出呜咽声,粉舌探出檀口,流淌出晶莹的唾液。

    他每次见到这样的场景都分外的刺激,带着巨大的成就感。

    自己跟姐夫相比,“天赋”还是在这上面啊,多亏了姐夫给机会让我发现啊。

    他现在“感激”姐夫,只差把他供起来了。希望姐夫晚点回来姐夫不在的话,他玩起来就肆无忌惮了。

    姐夫在这里,他还要小心一些。毕竟有时,姐夫也要跟姐姐“睡”一觉嘛董青山晃动着腰身,抽插着姐姐湿润的泌出无数蜜汁的蜜穴。说道:“姐,洛小姐可在下面陪着侯跃白在酒楼吃饭呢,你这个做闺蜜的,不作陪一下?”

    董巧巧闻言,略微有些清醒,晶莹的粉唇翕动,说道:“你这样天天捉弄我,我哪里走的开,刚刚还下去一趟,吩咐伙计要好好招待。”

    董青山抚摸着姐姐的翘臀,笑着说道:“我看洛小姐跟侯跃白似乎走的很近啊。她不是心仪姐夫么?”

    他缓缓的抽插着,留给姐姐说话的余地。不然他剧烈操起来,姐说话都不利索了“候公子追求洛小姐,人尽皆知。洛小姐可从来没有接受过他呢。只是不忍心直接拒绝罢了。”董巧巧扭头说道。

    “哼”,董青山闻言哼了一声,“谁知道她们的,说不定洛小姐早已经被侯跃白得手了呢,姐夫被蒙在鼓里。他们说不定还在下面像我们这般玩耍呢。嘿嘿……”

    他用力将肉棒满满插了进去,埋在姐姐的身体里面,湿热紧致。

    “青山。”她娇斥一声,“怎么可能,可不能乱说,要是让洛小姐听了去,可怎么办?”

    董青山因为频繁的调教姐姐,虽然在“外”对姐言听计从,不过在“私下”,他可是当家做主了。

    他大手用力的垂直落下。

    “啪”的一声巨响,臀浪翻滚。

    “啊”,董巧巧娇哼一声,印上巴掌红印的雪臀剧烈颤动,娇躯抽出,粉嫩的小舌吐出,泛起了白眼,晶莹的唾液顺着舌尖落下,滴落在地板上,哒哒作响。

    “姐你被我如此操干,不也没人知道么?姐夫他不守着自己的女人,被人乘虚而入,不是很正常么?哼,说不定,洛小姐早在认识林大哥之前,已经被侯跃白给上了。洛远那小子可跟我说过,侯跃白认识他姐可很早呢,还经常往洛府跑。”

    他被姐姐反驳,不服气又加上一句“姐你也不早就被我给上过么。”

    却是又用右手狠狠扇了姐姐翘起的右臀一下。啪的又一声巨响。

    “唔……”,此时的董巧巧已经说不出话了,娇躯一直不停的颤抖,胯间的蜜汁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淌。

    螓首也不断的抽搐,头上盘起的秀发因为不断轻微的颤动,董巧巧脸侧的青丝晃动不止,配合她红润的脸庞,端的是诱人无比。

    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此时的董巧巧的清秀的俏脸已经不复之前的美丽。

    眼睛狭长无比,眼角沁出晶莹的泪珠,舌头长长的吐出檀口。

    董青山左右开弓,“教训”着姐姐反驳自己的推论。还用力地大力挺身,开始操干起来。

    啪啪啪的声音连续响起。

    鲜红的巴掌印不断重叠在董巧巧的翘臀上。臀浪翻滚不休。

    而董巧巧被如此操干,已经失去了“意识”,如玉的娇躯剧烈的抽搐。

    嘴里不断发出“呃,呃……呃”的声音。

    晶莹的唾液如同水流一般,从她粉嫩的舌尖流落下来,滴在木板上,哒哒作响。

    “唔,饶……饶……了……我……吧……,青……青山,姐……错了。”

    她涕泪横流,身体刺激的如同登上了绝顶,臀部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她可怜兮兮的求饶道。

    董青山得意的无以复加,挺动的腰身都透露出无比的自信。

    昂首挺胸,精壮的胸膛是满满的六块古铜色的腹肌,他嘴角带笑,看着被他操干的如同“母狗”般的姐姐。

    “哼”,他冷哼一声,“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不就知道了?姐夫为了防止一些歹人做坏事,这三楼包厢之间可是有着秘密的窥孔的,从隔壁可以看到洛小姐她正在干什么。”

    他两只大手同时一起落下,重重的打在姐姐的翘臀上。

    “啪”的一声巨响,惊天动地。

    “啊”,董巧巧如同垂死的泥鳅一般,娇躯抽搐的更加剧烈,摆动的幅度愈加巨大,伏在地上的娇躯如同呼吸一般,以特定的频率大幅度的上下颤动。

    董巧巧如同被人抬起一指高,又落在地板上一般。

    丰满的肉体撞击在木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董青山抽出肉棒,带出绵密晶莹的蜜汁,从她红艳肥嫩的蜜唇连接着他紫青的龟头。

    他一膝盖跪在姐姐的脸侧,不顾地板上满是她泌出的晶莹的唾液,用手托起姐姐的螓首。

    直接把肉棒挤进姐姐那无意识张开的檀口,狠狠的将她的粉舌压在肉棒下面。

    董巧巧抽搐着,下意识的脸颊深陷,用力吮吸着,将董青山肉棒上的蜜汁吸进嘴里。

    粉舌用力的在棒身上卷扫。发出兹滋的声响。

    “现在就去看,要是被我猜中,我可要好好惩罚姐你,竟然敢在被我调教的时候反驳我。哼”。

    他气呼呼的说道。原来他早已经跟姐“达成协议”,在“私下”听他的,在外面,完全听姐的。

    所以他无论怎么玩董巧巧,董巧巧都只能“求饶”,但还是得依他,让他亵玩。

    他解开缚住姐姐手臂的绳索。

    两人很快的穿好衣衫,董青山的脸色还是一脸“不忿”,而董巧巧俏脸如同熟透的苹果。

    方才的强烈刺激让她的身体还是未能遗忘,双腿都还有些微微颤抖。

    胯间也只是用布随意擦了擦,她能感觉到还缓缓流着蜜汁。

    两人来到三楼,“似水流年”厢房的隔壁,“四季如春”,他可没想过从洛小姐包厢的大门听,别说食为仙隔音良好,就说还经过厅堂,想听到里面睡房的声音绝无可能。

    董青山栓上门栓,心里隐隐有着一丝激动。

    董巧巧被她捏着小手,樱唇紧咬,却是轻声说道:“不要了吧,青山,偷窥洛小姐不好。姐不在反驳你了,可好?我们回去吧。”董青山噘着嘴,看了一眼墨绿小袄的姐姐,拉着她的小手,经过厅室,到了来到跟“似水流年”隔着一堵厚墙的睡榻处。

    睡榻被蚊帐围住,看不清墙壁的状况,董青山却是解下蚊帐,可见一个小小的布棍“扎”在墙壁上,他食指竖在厚嘴唇上,示意姐姐不要发出声音。

    抽出布棍。

    “啊,啊,好……好……激烈,侯……大哥,你……你要操死凝儿了。

    洛凝黄莺初啼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还伴随着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巧巧听见着声音,顿时俏脸通红,被董青山玩了那么久,若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也不用活了。

    董青山得意的看了姐姐美艳的俏脸一眼,却是凑上前去,想看看侯跃白是怎么干那个高傲的洛小姐的。

    在外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想到在姐姐面前,总是维持着那官家小姐的风仪,脸色一副端庄娴静样子的洛小姐。

    他才干过姐姐的肉棒都又勃起了。

    一看,他喉咙滚动,脸色发红,肉棒发硬。

    只见那头的木榻上,侯跃白浑身赤裸,站在榻脚,面对着墙壁,两手扶住两条修长的大大岔开的玉腿的脚踝,把住在他的肩膀两侧,大力的挺动腰身,就像骑马一样。

    而一个女子浑身赤裸,玉体晶莹如玉,躺在榻上,螓首的秀发面对着窥孔,两腿呈V型大大张开,跨出被一根满是毛发的粗大的肉棒进进出出。

    而还有一个赤裸的女子,是那丫鬟贝儿,她正侧跪在女子的身侧,伸出粉嫩的小舌,舔着侯跃白深色的乳房。

    一手还绕到侯跃白的臀后,摆弄着,分明在抽插他的菊蕾。

    “操死你,操死你个小婊子。”侯跃白喘着粗气,腰身挺动用力。

    肉棒每次进出都带出无数晶莹的淫液。

    董青山见侯跃白动作如此熟练,那丫鬟的技巧如此娴熟,分明已经苟合已久。

    可见侯跃白不单单将洛小姐当成母狗般亵玩,还能玩那一龙双凤。

    他有些羡慕,想到总督的女儿被侯跃白干成这样,他的下体充血。顶着裤衩难受极了。

    躺在榻上的洛凝螓首剧烈摆动,头上盘起的如云秀发都被操的散乱开来,嘴里发出娇喊:“操死凝儿,操死凝儿。”

    董青山目瞪口呆,洛凝说起这些下贱的话来,哪里有金陵第一才女的样子,比妓女都不如啊。

    侯跃白见这个姿势已经操了良久,拔出粗壮的肉棒,带起晶莹的粘液。